苦等多年的新歌──衛詩《被滿足的愛》

jill.png

自09年藏毒案後,衛詩(Jill Vidal)所走的音樂之路變得困難重重。然而,苦等多年,衛詩終於在去年加盟華納後苦盡甘來,與韓國rapper San E攜手合作,於今年五月推出首支單曲《被滿足的愛》。聽說華納毫不吝嗇,不惜投放六位數字的資金來替衛詩打造新歌;而製作團隊亦非常認真,專程前往首爾錄音及混音,可見其公司絕對有心為衛詩製作一首好的作品,並揭開其人生的新一頁。

 

《被滿足的愛》一貫衛詩過往的音樂風格,歌曲節奏以輕快為主,中間加插了韓國歌手San E的rapping,有別於一般主打抒情情歌的Cantopop,能夠帶給聽眾另類的新鮮感,倒也算是此曲的賣點之一。話雖如此,如此別樹一幟的非主流音樂作品其實有如一把雙面刃,一般聽眾對其獨特之處未必受落,只能說「不成功便成仁也」。

 

這首歌最大敗筆之處,乃林若寧填寫的歌詞,當中有些詞句甚至無法令人理解,其「hea填」歌詞的程度,實在令人不堪入目。譬如說,在Chorus的這一句「被滿足 便滿足 害怕相分」中,「相分」一詞顯得十分兀突,在粤語中根本沒有這個詞語。按照前文後理,才勉強能夠推斷其意思是「互相分開」。《被滿足的愛》的歌詞,實在難以跟林若寧其他的作品如「文明能壓碎 情懷不衰 無論枯乾山水」──《七百年後》、「得到同樣快樂 彼此亦有沮喪 童話書從成長中難免要學會失望」──《笑忘書》等媲美。

 

姑勿論歌詞的部份,《被滿足的愛》也算是一首頗有新意的誠意之作。倘若閣下聽膩了如出一轍的悲慘情歌,也可以嘗試欣賞一下這首另類的作品。

 

(衛詩 – 被滿足的愛MV)

 

廣告

從幽谷可去到銀河──李幸倪《光環》

李幸倪光環.png

《光環》是Gin Lee李幸倪今年度第三首的派台作品。相較於之前的兩首派台作《雙雙》以及《月球下的人》,《光環》的音樂風格是截然不同的。我猜想環球如此的安排,不外乎希望將李幸倪打造成「全方位」歌手,或讓聽眾接觸她不同的音樂曲風後,再看看哪首歌曲的迴響最好,然後才決定她的發展路向。

 

這首歌的開首是我最喜愛的部份──那段background vocals淡淡然地表達出宇宙浩瀚無垠的感覺。創作人把這種富有「空靈感」的melody安排在歌曲的開端,能夠讓聽眾更快地投入《光環》的音樂世界內。這段vocals亦不會有如一眾歌手在《我是歌手》中亂飆高音,音域拿捏得恰到好處,實在值得一讚。而到了歌曲的尾段,這段melody再一次重複出現,亦有一點首尾呼應的效果。

 

至於周耀輝筆下的歌詞,雖然稱不上是他登峰造極之作,但當中所蘊含的正能量,相信能夠鼓舞不少正處於人生低谷的聽眾們。《光環》的歌詞處處帶有勉勵之意,如Pre-chorus中的「在幽谷可碰過豺狼 還試過絕望 不可再絕望」以及Chorus中的「我正發覺我有生命必會有光 若還未照亮別人 也照亮了我」。可惜的是,相比於富有詩情畫意的歌曲旋律及MV之下,周耀輝填寫的歌詞便顯得相形見絀,略欠一貫華麗細膩的詞風,淪為這首歌的美中不足。

 

或許,正如鄭欣宜《女神》中的這句歌詞──「不要低頭,光環會掉下來」,每當諸事不順、遇到挫折時,不要垂頭喪氣,把「心中的掙扎」化為光環,並將之放在自己的頭上,用來照亮自己將要踏上的路。

 

(Gin Lee 李幸倪 – 《光環》MV)

 

利申

利申.png

「利申」這個詞語,跟「touch wood」一樣,彷彿有一種魔力,叫人不用也罷,用起上來便會愛不釋手,欲罷不能。

 

濫用「利申」的情況,近年愈趨嚴重。我們只要在面書上隨手找個貼文,看看其他網友在貼文上的留言,便不難發現「利申」的蹤影。

 

例句一:

「我對XXX的印象本來很好,但這次XXX真的做得很差。利申:我是XXX的fans」

 

例句二:

「譴責黃絲使用暴力!利申:曾經是黃絲」

 

先看例句一。這是一個「偽中立派」的完美演繹。作者先正面地形容XXX,用以減低XXX擁護者的戒心,然後再抹去自己「haters gonna hate」的影子。接下來的批評,便恍如「來回地獄又折返人間」,筆鋒一轉,把XXX由天堂踩到跌落去十八層地獄。XXX的擁護者看到此處,正要發難,但看見這句「利申」時,「自己人」的情意結頓時湧往心頭,加上第一句的「正面」評價,覺得如此的批評看似中立,也不為過。短短數句,有齊哂「起承轉合」的元素,然後仲可以戴埋個中立嘅光環,企喺個道德高地去指點江山,實在令人欽敬欽敬。

 

再看例句二。這是一個「扮有說服力」的例子。作者以一位「過來人」的身份,譴責乜乜物物,說起話來好像加倍有份量。這些話往往會令彼方(在上述例子中即藍絲)興奮莫名、拍案叫絕,並有如內地某音樂節目的觀眾一樣,未聽歌,先站立鼓掌,激動得淚流滿面,因為這句話的潛台詞,根本就是「自己人都唔幫自己人」的翻版。這種說法,帶了點「浪子回頭金不換」的味道,「改邪歸正」不在話下,而更重要的,是在彼方(藍絲)的眼中,「敵方」有人不惜「叛變」,以捍衛自己心中的核心價值。如此一來,輕輕的一句「利申」,便能夠魚目混珠,扮到好似好具說服力咁。

 

強行加句「利申」,就好似建制派乜都要加句「破壞法治精神」,「脷伸」奶共一樣,又唔需要成本,之後仲可以有神奇嘅效果,何樂而不為呢?

 

利申:我都成日用利申㗎,而且仲係利申嘅fans添

埋沒我才能留住你──泳兒《四不像》

四不像.png

對泳兒的印象,大概還是停留在《感應》、《花無雪》的年代。去年的作品、TVB台慶劇集《無雙譜》的主題曲《獨一無二》,以充滿「中國風」的詩情畫意作為賣點,雖然口碑不俗,但其柔和平穩的曲調,實在難以令人留下一個深刻的印象。這首在今年三月推出的主打歌曲《四不像》,終於能夠讓人找回泳兒過往的影子及味道。

 

老實說,《四不像》的題材不算新穎,它以一位肯為愛情而犧牲自己個性的女生作為歌曲的背景,並描繪出當中的心路歷程。類似的歌曲,比比皆是,例如有李克勤《高妹》──「我沒有六呎高 我卻會待妳好 我會接受妳一切的改造」、連「CD勤」都認唔到嘅巫啟賢《愛那麼重》──「是否你沒有把握 而有所保留 我卻為你放棄了自我」。不過,歌曲創作人以「四不像」這種臉似馬、角似鹿、頸似駱駝、尾似驢的動物,作為「犧牲自我以換取愛情,最後變得不倫不類」的比喻,則倒也貼切,相信能夠引起部份過來人的共鳴。

 

夕爺筆下的歌詞,沒有豐富的故事性,主要反映出女主角淪為「四不像」後的內心世界,卻沒有交代事情的來龍去脈。夕爺如此的佈局,很可能是故意的留白,讓聽眾聯想起自己的遭遇,繼而把個人的情感投放在歌曲之中,從而更容易代入女主角的角色。至於泳兒在《四不像》中的演繹,則一如以往地以不愠不火的方式作其情感的宣洩,並不會過度over而顯得矯揉造作,對感情的拿捏可說是恰到好處,實在是此曲的亮點。

 

為了搏取某君的讚賞及認同,而「曾為你刻意改變求什麼 」,甘心棄掉自己的獨一無二的個性,最後卻落得個甚麼都不是的下場,值得嗎?

 

(泳兒 – 《四不像》MV)

唔應該搞革命?從施永青的「讓執政者順利施政」之論說起

CSir.png

施永青C Sir繼續在他《AM730》的專欄中大放厥詞,當中以不少國家作為例子,說明政黨替換、讓革命者當權後,仍無法解決貪污腐化、貧富懸殊等問題,最終只會令歷史重演而已。所以,C Sir便得出如此一個結論:「與其花氣力去改朝換代,不如讓執政者有機會順利施政。」按照其邏輯而作出合理的推論,講白啲,即係呀C Sir其實係撐緊CY Leung囉。

 

基本上,C Sir如此的偉論,可說是放諸四海而皆通用也。覆看中國歷代朝代,適逢暴君當家作主,苛政、蝗禍等天災人禍接踵而來,人民叫苦連天之際,武裝革命乃是必然的趨勢。不過,若按照C Sir的理論,古時的人民其實應該包容吓,讓商紂王、隋煬帝等歷史上有名的暴君「順利施政」、繼續欺壓人民,而不應搞革命反抗才是喔。如此一來,錯的,反而是姬發及李淵,簡直令人汗顏。

 

看畢華夏文明,再看看較為近代的西方歷史。原來在C Sir的眼中,甚麼法國大革命、甚麼英國光榮革命等,原來都無法推動「實質進步」,因為貧富懸殊等社會問題仍然存在。現任馬來西亞首相納吉布,貪贓枉法,曾被揭發貪污7億美元之事。他不但辭退了黨內要求他作出交代的人(包括副首相在內),更「明張目膽」地要求貪污調查委員會向外公佈,其贓款只屬政治捐款。以C Sir之論,難道要馬來西亞的人民忍氣吞聲、姑息養奸,繼續讓納吉布當政,搜刮民脂?納吉布恣意排斥黨內以至政府內的異己,C Sir難道還天真地認為,人民可以跟如此腐敗、為「一男子」服務的政府「有相有量」,循序漸進地改善人民的質素嗎?除了革命一途,實在難以跟勢力龐大的政府抗衡,更談不上擺脫官僚桎梏,或全面地改革整個政府的架構及制度。

 

近年,某些「社會賢達」經常發表一些如「希特拉是民選出來,所以民主不是一個好的政制」等斷章取義、以偏概全、似是而非之論。乍看之下,滿是論證類比,還好像振振有詞、言之成理似的,實際上卻是言之無物、不堪一擊。任何一種做法、任何一個制度,都不可能是完美的。我們只能按照當時的天時地利人和,作出一個較為合適的決擇,或兩害取其輕(lessor of the two evils)。C Sir如此武斷地否決革命一途,實在無法令人苟同。

《延伸閱讀──不斷革命改朝換代 還是讓在位者作嘗試好》

http://www.am730.com.hk/column-308179

 

Hey你別要哭:小肥《有甚麼事》

whatmatters.png

日前,黃偉文在黃耀明舉行的《美麗的呼聲聽證會》中,否認廣東歌「大限將至」,並說了一句:「如果你失戀的那一天,有膽子駕車出去淋雨聽G-Dragon的話,我服了你!」,嬴得全場掌聲。的確,大部份廣東歌均以愛情元素作為主題,而關於暗戀單戀、分手失戀的歌曲,更是當中的佼佼者。

 

很多膾炙人口的廣東歌,都係有幾咁慘情寫到幾咁慘情、有幾咁犧牲寫到幾咁犧牲、有幾咁自虐寫到幾咁自虐。說起自虐,一定要數謝安琪的《鍾無艷》──「我甘於當副車 也是快樂著唏噓」,以及容祖兒的《痛愛》──「喜歡你讓我下沉 喜歡你讓我哭 能持續獲得糟蹋亦滿足」,還有最近泳兒的《四不像》──「不管討不討好 我若不怕會被討厭 先有資格 去做你歡喜的那個」。不過,有啲乜嘢仲「自虐」得過被自己的愛人背叛,然後仲可以痛定思痛,忍著痛,掛著笑,然後反過來安慰對方?小肥主唱的《有甚麼事》,便以如此悲慘壯烈的故事,作為歌曲的背景。

 

填詞人陳詠謙筆下的歌詞,講述了一對戀人分手時的情景。Verse 1及Verse 2均描繪出被背叛一方的心境,暗示他強忍著自己的痛苦,表面上一副「有甚麼事」的臉孔,只能裝著若無其事的樣子,安撫另一方的心靈──「Hey 你別要哭 鬆開這副面容 快笑開懷 小心明日眼腫」。只能說,對方在他的心中仍然佔有最佳位置,縱使心敞著血,卻不忘首先安慰對方,就連自己所受的傷也不顧了。從「小心明日眼腫」這句歌詞來看,則可推測出被背叛的一方,即安慰者是男方,他害怕貪靚的女方因淚水泪泪而眼腫,盡顯關心之意。不過,話雖如此,男方亦希望女方不要拖拖拉拉──「你太好人 分手而沒放手」,如果真的已然移情別戀,便乾脆說分手吧──「如若撇下我 來吧你便說出口」。男方的百感交集,一目了然。

 

到了chorus的部份,劈頭的一句「其實我沒有事」,回應了歌曲的主題。很多時候,我們都會戴上「沒有事」的面具,向別人假裝著一切安好的樣子,而自己所受的委屈,有時便如「啞子吃黃蓮,有苦自己知」般講不出聲來。男主角所吃的苦,便是如此。「但我一直盡情付出幾多心意 全部也要 列作歷史」,男主角所付出的全心全意,已為歷史;從今以後,形同陌路。也許,正如吳雨霏《分手要狠》中的那句歌詞──「分手要狠 比相戀勇敢」,要狠起心腸作出分手,是需要很大的勇氣。不過,與其優柔寡斷、拖拖拉拉,倒不如決絕一點,來一個爽快的道別。

 

除了《寵物》、《時光機》、《負親》等較為人熟悉的歌曲之外,《有甚麼事》也許是另一首能夠代表小肥的作品。

 

(小肥 – 有甚麼事MV)

麥浚龍的劊子手三部曲:《Evil is a Point of View》

juno

劊子手賣弄刀藝,斷送一條條寶貴的性命,旁人看來,不難認為他們是殺人的惡魔;妓女賣弄美色,勾引一個個自命風流的男人,旁人看來,不難認為她們是解放色慾枷鎖的惡魔。然而,仁者見仁,智者見智,同一事物,可以有百般演繹;同樣地,劊子手及妓女是否evil,亦只是a point of view而已。麥浚龍的最新大碟,以「Evil is a Point of View」命名,當中所探討的事物,又豈止官方所公佈的「劊子手與雛妓的愛情故事」?

 

《劊子手最後一夜》:對立層面的極致

 

夕爺透過一個個強烈而鮮明的對立層面,描繪出劊子手錯綜複雜、不斷被矛盾糾結著的內心世界。

 

「磨利了刀頭
為免 死囚 顫抖
磨鈍了心頭
為我 好受」

 

磨利刀頭,只求死囚死得爽快一點,減少其承受痛苦之久;同時亦不自覺地磨鈍了自己的心頭,對生死之觀變得麻木不仁。若果引用佛洛依德的「自我防衛機制」(Self-defense Mechanism)來解說之,則不難理解劊子手的內心變化。機制當中的否認作用(denial),即由拒絕面對不愉快的外在事實來保護自己,正好解釋這樣的轉變,只不過令自己好過一點。

 

然而,劊子手手起刀落,表面上看似漫不經心、冷酷無情,實際上卻又好像了解死囚之痛,狠下心腸把刀鋒磨得更為鋒利,讓他們死得乾脆點。如此一來,是無情,還是有情?

 

「這雙手剛殺了誰和誰又牽手

只怕 在吻著看著這 頸背後

想到 這血肉

為何沒有切口

難道我失手」

 

看著、吻著愛人的頸背,一般人只會聯想到情侶之間情到濃時的動作行為。可能是「職業病」發作,劊子手卻想起了「切口」來。不知不覺間,他居然把愛人和死囚的頸背扯上了關係,而看見頸上不存在的切口,還以為是自己的失手之故。與愛人耳鬢廝磨,本應是動人時光,劊子手卻因一念之間,瞬間跳出了如此美好的層面,然後墜入無盡的陰暗層面之中,便恍如「來回地獄又折返人間」。

 

林夕筆下細膩得叫人害怕怕的歌詞,配以簡單的曲調,更突顯出劊子手空洞無奈的心境。如此的配搭安排,可說是上上之作。

 

《髮落無聲》:髮絲雖斷,塵緣未了

 

有說出家人落髮之典故,乃出自《因果經・卷二》:「爾時太子便以利劍自剃鬚髮,即發願言:『今落鬚髮,願與一切斷除煩惱及習障。』。」經文中的太子,所指的是釋迦牟尼。他為了斷絕塵世間的一切煩惱,以及破除修習佛法的所有障礙,是以剃光其三千髮絲,以斷千古之愁。

 

劊子手為了消除自己的罪嫌,不惜落髮剃度,出家為僧;穿上袈裟,皈依我佛;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然而,即使身入空門後,亦不代表能夠有如立竿見影般輕易地將自己超脫於塵世間的臭皮囊。歌詞中的這一句「心本來不染一物 更牽掛 突然愕然寂然夢見刀疤」,則略見端倪。心如明鏡,惟明鏡亦非台,應本著佛祖慧能「本來無一物」之念,捨棄一切凡塵的事物。不過,這樣的做法又談何容易?夢中看見刀疤,意味着劊子手的凡念未除,也說明了劊子手過往手染的鮮血,早已在他內心的深處留下傷疤;縱使努力修習佛法,「洗我手皈佛門下 息我心於佛名下」,亦不能痊癒。

 

林夕的歌詞,引用大量佛教的經文。譬如說,「一臉一臉凶相為滿嘴空不異色即是空 能破嗎」中的「空不異色」、「色即是空」,來自較為大眾熟悉的《般若波羅密多心經》。這裡的「凶相」,暗指劊子手下手時的凶狠之相。然而,即時透過不斷地誦念經文,卻又能否破除之?

 

另外,《髮落無聲》的歌詞中亦有按照佛法而進行反思:「一切一切冤案 在剃刀斬草除根中發落 業能斷嗎」這句歌詞,彷彿回應着《劊子手最後一夜》中的「目送有冤都要沒冤都要走」。其實,即使劊子手嚴守律戒,朝暮課誦,假使直到最後,仍無法涅槃並超脫於六道輪迴,那麼他於今生今世所種下的「因」、所作的孽,例如冤案中殺錯良民等等,在他的來世中亦會否承受其「果」?

 

《初開》:上世的因,來世的果

 

《初開》由周耀輝填詞,不同於林夕筆下的《劊》、《髮》二曲,少了一點佛理禪意,卻添了一份詩情畫意。周耀輝使用大量的比喻手法,如「只知遮擋世界的殼 比雪薄」、「方知綑綁剎那的索 比雪薄」、「我在裂開裂開 混沌將裂開」等,栩栩如生地把主角的心境表達出來。

 

官方把《初開》設定為雛妓的初夜,亦說過聽歌的順序應為《劊》、《初》、《髮》。不過,若把次序換為《劊》、《髮》、《初》,則可以有另一種體會的方式──劊子手的罪孽實在太重,出家後無法到達涅槃的境界。經過輪迴之後,這一世則為妓女,繼續償還上一世所作的孽,受盡世人所唾棄,以及需要繼續經歷「生、老、病、死」之苦,仿似置身在痛不欲生的無間地獄之中。如此看來,劊子手的命運也算是十分坎坷。

 

「要是換骨之中總會脫胎

容許我 抹汗

抹下紅的塵埃 靈魂的塵埃」

 

這裡的脫胎換骨,彷彿在描繪出劊子手於今生今世中,藉以重塑出新的自己(妓女),進而擺脫上一世手中握滿鮮血的生活。然而,「紅的塵埃」暗示「紅塵」,指的是充滿煩惱的世俗生活。抹汗的同時,亦抹走了塵世間的繁文縟節,帶走了自身的靈魂。這句歌詞好像在暗示,即使劊子手在這一世中重獲新生,亦因為生活中的二三小事,活得像個行屍走肉似的。

 

留白位恰到好處

 

這三首歌曲都有自己的獨特風格,而更令人拍案叫絕的是歌曲中的「留白」位恰到好處,既可以引發歌迷的思考,又可以讓人以不同的角度來解讀意味深遠的歌詞。上述故事的堆砌方式,只屬班門弄斧之作,就當是拋磚引玉吧。

 

(劊子手最後一夜 – Lyrics MV)

 

(髮落無聲 – Lyrics MV)

 

(初開 – Lyrics MV)

《埃及神戰》:人神之別幾希

godsofegypt

老老實實,雖然《埃及神戰》的製作成本號稱幾達1.4億美元,但其老掉牙的情節以及看似機械人互毆多於眾神在互打的特技效果,實在是令人有點兒失望。

 

眾神互毆?少年你太年輕了

 

作為一套主打動作特技的電影,我相信大家對其劇情都不會予以厚望,只會落足眼力,欣賞其瑰麗如詩的電腦特技,以及打鬥、逃難時的緊湊情節,而《埃及神戰》亦重本製作,一擲「億」金,透過金碧輝煌、金光閃耀至幾近致盲的特技,希望把古埃及一眾神明的神秘面紗重新揭開,締造出不一樣的「神」。

 

不過,這部戲相當科幻,與本人對此戲的期望南轅北轍。或者應該這樣說,此戲的科幻情節及特技,實在難以跟古代的情境加以結合。由Gerard Butler飾演的大反派沙漠之神Set,以及天空之神Horus,兩者互毆時都會由人類的外形化身為神。變身後的「神」,卻仿似用金屬打造出來的「機械人」。可能是我不夠想像力,無法將「機械人」跟「神」兩者相提並論然後再合而為一。要看機械人打鬥,倒不如看Iron Man,起碼有Robert Downey丫嘛。

 

更甚者,太陽神Ra的所在地,居然是一艘宇宙艦艇。只見他手握著神矛,向著怪獸發射出激光炮。Ra的角色由一位老伯伯演出,只見他年老力衰,樣子了無生氣,實在難以想像到他的精力足以令他每晚站在艦艇上,與怪獸激戰。可能是我自己的問題,如此科幻的作品配以史詩級的戲名,可謂文不對題,無法令我代入戲中,感受那些所謂的「古埃及人神共處」。

 

《埃及神戰》與其說是把古埃及的神話呈現出來,倒不如說是描繪出另一個平行時空吧。

 

神也是Mortal

 

比較值得一談的,是《埃及神戰》對「神」的設定。戲中的諸神,與我們一般所認識的神有別。他們並不能夠活到永遠,亦可以被殺,一般而言,大概只有一千年的壽命。與凡人相比,衪們除了體積較大、力氣較強、壽命較長、懂得變「機械人」之外,也沒有其他特別之處,亦有人類在性格上的缺陷。

 

譬如說,天空之神Horus失去雙目之後,借酒消愁,一沈不起,顯示出神也有失落之時;他稱Beck為「Mortal」,明顯地看不起「吾生也有涯」的平凡人,盡顯其目中無人、目空一切的性格。看來,古有孟子「人之異於禽獸者,幾希」之說,今則有《埃及神戰》「人之異於諸神者,幾希」的演繹,兩者可說是有着同曲異工之妙。

 

除了上述兒戲絕倫的變身外,這些較為人性化的神倒算是比較貼地,挽回了一點兒的分數。

 

亮點乏善可陳

 

除了Gerard Butler本人的魅力,以及兩位樣貌與身材出眾的女主角之外,《埃及神戰》實在乏善可陳。高達1.4億美元的製作成本,也許要付諸東流了。

 

作者Facebook專頁

命書・命運・命中的

fate.png

你會相信冥冥之中自有主宰嗎?

 

你會甘心屈服於命運,還是希望能夠人定勝天,打破宿命,寫下一本屬於自己的命書來?

 

這次要談的歌曲,是由麥家瑜演繹的《給自己的命書》。乍聽之下,還以為作曲與填詞都是由《好得很》的Christopher Chak及林夕出品,怎料兩者均出自樂隊Mr.的主音結他手MJ譚傑明的手筆。以一位不是主打作曲或填詞的音樂人來說,這首音樂作品可說是喜出望外之作,而其歌詞以至音樂旋律,雖然不至於令人拍案叫絕,但其質素絕不會比她三年前反應極為理想的作品《好得很》差得太遠,總算是一首值得一聽的歌曲。

 

《給自己的命書》講述的,是一位女生在其坎坷不已的愛情路上,祈求突破宿命的故事。雖然命書早已「告訴 我一生 的批示」,一切的開始、過程以及結局都仿似早已被上天安排;而她與愛人的離離合合,亦正好對應了「情緣運程書的一些備註」;甚至當主角「翻開 星宿 紀錄 在命盤 的勸告」,當中亦曾說過,她的癡心一片最後會使她傷心跌倒。

 

這些林林總總、五花八門的命運批示,有點像坤哥吳業坤《劇透》中的那句歌詞──「橫豎我終須退開 劇都透了哪用篡改」,當自己的命運都被所謂的命書「劇透」了,自己所做的一切都看似徒勞無功之時,你,還會有心跟命運對著幹嗎?《給自己的命書》中的女主角選擇了積極的一面,正如歌詞中的那一句「始終不信 命書的一些教訓」,不相信自己要跟隨「命運」的步伐,卻反而要給自己寫下一本屬於自己的命書來。或許,這也是此曲的命名由來。

 

麥家瑜的這首《給自己的命書》,是繼鍾舒漫《給自己的信》、王菲《給自己的情書》後另一首「給自己XXX」系列的作品。命運是否早已被安排,乃是亙古不解之迷。希望大家聽畢這首歌曲後,對「命運」二字有更深入的理解。

 

(麥家瑜 – 《給自己的命書》MV)

面皮成尺厚的李國章

screen20shot202016-01-2820at204-10-3420pm20copy_en1lv_1200x0

要在香港政壇、學術界中屹立不倒,首要的條件必須是面皮夠厚。譬如說,吳克儉局長無德無能,身為教育界中的「一哥」,卻寧願坐在車中也不走出來跟學生對話,而面對接踵而來的批評與一直在低谷的民望,也繼續厚起臉皮,賴死唔走,面皮功夫非常到家。早前接任港大校委會主席的李國章,比吳克儉過之而無不及,居然誇誇其談,稱沒有人比他更適合當主席一職。

 

事緣李國章與校內的「頂尖學生」會晤時,期間被社會科學學院學生倫善詩質疑其校委會主席的任命是政治動作。不過,李國章就立即反駁,指以他的資歷以言,沒有其他人比他更適合出任主席一職,更請倫善詩試舉出更適合的人選。

 

李國章在教育界中有甚麼資歷?我只記得李國章過往在任教育統籌局局長時,往往只按照一己私願,以十分霸道的方式強推自己的教育政策,任內毫無建樹不在話下,更messed up整個香港的教育制度。例如,2012年李國章剛上任局長,在未有足夠的諮詢之下,便希望中大與科大在兩至三年內合併。事件引起中大及科大的師生們強烈反對,並認為兩校的文化理念均有所不同,實在難以合併。不過,李國章並沒有收起方案,更稱「權在政府,最後由我話事」。雖然方案最後遭到擱置,但港人已見盡李國章能媲美西楚霸王項羽的剛愎自用之態;而其錯估形勢,自以為合拼一事勢在必得,亦盡顯其盲目與不智。

 

除此之外,李國章在任內推行的教改,亦盡受本港教師的批評。教肯改革推之過急,香港教師平均每周工作六十七小時,比北京、英國等地方多出四至十七小時。對此,有多項調查顯示出約四分之一的教師患有抑鬱,更甚者還想過自殺。[1] 時任教統局局長的李國章,卻推卸責任,指教師的壓力源自家長過高的要求,無視推行教改以致教師壓力爆煲的問題。李國章並沒有將心比心,推己及人,卻一味硬推源源不絕的母語教學、語文基準試等教改,是為不仁。

 

李國章在教育界的惡行,實在不勝枚舉、罄竹難書。如此一個不智不仁的「教育沙皇」,卻繼續自我感覺良好,認為自己是最適合出任校委會主席的人材。其面皮之厚,可真令人咋舌。
[1]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060122/5595342